DAOrayaki |经济学和政策发展视角下的太空探索

对于当今现代社会而言,太空探索已然不是一件新鲜事。人类作为有自我意识的生物,已经察觉了在其生活的宇宙中的地位和作用,所以也会意识到这样一个自然现象和必然发生的事实,即太空是人类环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DAOrayaki |经济学和政策发展视角下的太空探索

对于当今现代社会而言,太空探索已然不是一件新鲜事。人类作为有自我意识的生物,已经察觉了在其生活的宇宙中的地位和作用,所以也会意识到这样一个自然现象和必然发生的事实,即太空是人类环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DAOrayaki DAO研究奖金池:

资助地址:  DAOrayaki.eth

投票进展:DAO Reviewer  2/0 通 过

赏金总量:40 USD

研究种类:Space Exploration,Economics, Policy Development

原文作者:   Emir Syahreza fadhilla

创作者:Wonder@DAOrayaki.org

审核者:Tan Zhi Xuan@DAOrayaki.org

原文:  Space Exploration in Economics and Policy Development Perspective

对于当今现代社会而言,太空探索已然不是一件新鲜事。人类作为有自我意识的生物,已经察觉了在其生活的宇宙中的地位和作用,所以也会意识到这样一个自然现象和必然发生的事实,即太空是人类环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实,对太空的求知欲和好奇心是人类的本性,天文学和天体观察科学是人类文明和文化中发展最早的科学便是强有力的佐证。近些年太空探索的发展非常迅速,尤其是在 1950 年代到 1970 年代中期这段时间。

图片:Donald Giannatti,来源:Unsplash

冷战时期,美国和苏联之间就开始了激烈的技术竞争,为了凸显格子的其实力和文化,太空领域也成为两个大国争夺的目标之一。尤其是,当人们将这种空间探索技术的竞争发展为首次太空竞赛,美国和苏联通过发送太空卫星,竞争谁能先将他们的宇航员送上月球。当然,作为一场技术竞赛,出现了许多以前从未想象过的新技术和太空相关的知识,例如实现地月距离的高精度测量和基于卫星的通信系统。这让全世界看到,太空探索不仅仅是由好奇心和渴望成为最强大的国家所驱动,它已经努力发展成为一种文化,这种文化是快速发展的,对人类生活的基底影响颇深,无论是在应用方面(技术应用),还是在人类学方面(如何理解人类在宇宙中的地位)。其中一个例子是,人类对建立在通信技术基础上的互联网技术十分重视。美国和苏联之间的这场太空探索竞赛也促成了 1975 年的阿波罗-联盟测试计划,这被国际社会认为是“太空握手”,同时也结束了两者之间的太空竞赛。

一场本是充满竞争的太空探索变成了一种国际合作,这也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合作之一。这场竞争中也孕育出了各种太空机构,第一批是美国国家航空和航天局(NASA)和苏联的苏维埃空间计划,随后是欧洲航天局(ESA)等区域性机构。各机构在知识交流和技术交易的各个方面进行合作,目的是共同发展太空探索技术。目前,被认为是发展太空探索的十大“载体”包括卫星发射技术、基于卫星的通信技术、深空探索和太空旅游。国际空间站(ISS)是多国合作的最大成果之一,几乎所有的生物宇宙学和空间医学的实验和观察都通过这一平台上进行。当然,不同机构开展的合作并没有停留在以人类为中心的领域,而是在更基本的领域,如宇宙学和天体物理学。天体物理学领域的一个重要合作项目是“视界事件望远镜”项目,在这个项目中,世界各地的几个大型射电望远镜组成了一个口径等效于地球直径的望远镜阵列,这样就可以有足够高的分辨率来观察远距离的黑洞状物体。基于以上事实,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太空探索为诸多领域的进步做出了贡献,尤其是在科学发展方面。

如果想要时不时地来一次这样的合作和探索,对资金的需求也是极大的。

因此,问题在于,太空探索是否是必要的?是否有利可图?我们如何从经济角度评估太空探索?

这些问题一直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因为经济相关的一切都非常依赖于人类的需求,并且这些需求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不断改变。历史上,关于太空探索的经济价值问题一直存在两个对立的派别,他们的论点相互矛盾。例如,在冷战时期的太空竞赛中,有 47% 的美国人表示,政府分配给太空技术发展的资金应该用于地球上与人类生活更相关的其他需求。这种矛盾的产生可能是因为大多数人对太空缺乏认知,认为太空只是从地球视角望出去的一个美丽舞台,最多只能算是风景,所以人类的基本需求更应该先得到满足。当然,另一方面,我们不能责怪这种保守的观点,因为探索宇宙的紧迫性确实远远低于人类的基本需求,人类可以在没有太空认知的情况下过上好日子。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太空探索是一件没有意义或是完全没有经济价值的事情。

事实上,后来成为人类生活基础的诸多技术都来自于先进的太空探索技术,无论是运输和电信行业,还是导航和气象学领域。事实证明,太空探索加速了这些技术的发展,因为太空探索面临着非常恶劣的条件,这一挑战是加速技术发展的重要原因。不过目前的技术可能仍然过于先进,无法与人类生活直接产生互动,但在未来可能成为人类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比如卫星技术的进步推动了天气测量的发展。卫星技术不仅提供了在地球表面不可能实现的大气层周围的位置测量,还提供了高精度的传感器技术。卫星气象技术随后被用于方方面面,如为公众提供天气预测,用于运输行业。上述事实表明,太空探索技术的发展存在着巨大的经济价值潜力。因此,将国家和企业的资金预算用于太空探索,可以被认为是一项长期投资,其价值的未来增长会十分可观。

所以,几乎世界上的所有国家都为通用太空技术研究提供预算是合理的,尽管这些国家中只有一小部分专注于太空探索。太空研究预算被认为是体现一个国家在科学、技术、甚至国防方面能力的重要因素之一。一个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为太空探索项目拨出巨大的资金并不稀奇。例如,詹姆斯·韦伯太空望远镜项目至少花费了 90 亿美元。这种庞大的预算使得政府在政策制定和太空探索项目资本化方面发挥了核心作用。当然这也引起了太空探索技术发展的争论,因为如果太空探索的资本只能由国家提供,那么就需要有科学知识背景的政府来支持与此相关的项目,这也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技术能力差距的众多因素之一。基于这些事实,作为太空技术还不够先进的国家之一,印度尼西亚也需要加快技术的发展,特别是在当前的太空竞赛 2.0 时代,探索太空的竞赛不再由发达国家主导,公司也参与其中,私人公司拥有足够大的资金来资助自己的太空探索。

当然,科学技术的发展对印度尼西亚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不仅是因为人民的科学素养还不够高,还因为许多其他方面需要国家优先进行资助,如保障公众的基本需求,也就是交通和食品等等领域。此外,如果对太空技术进行特别关注,也会使印度尼西亚在第二次太空竞赛中处于相当艰难的竞争地位。因此,我们需要认识到,如果想要采用和应用与发达国家相同的太空技术,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公众不能完全依赖政府资金来进行所有的太空研究项目。

尽管面对困难,人们对该领域的乐观和热情不会减少,特别是印度尼西亚科学界,将继续发展自有的太空科学技术,可以有许多其他的方法可以对该领域作出贡献。例如,通过发展印度尼西亚特有的太空科学技术,比如斋月的观测方法和结合当地文化的天文旅游等等。这些领域,确实看起来不像詹姆斯·韦伯太空望远镜这样的数十亿美金项目一般宏大,但我们需要认识到,这些领域也有相当大的潜在经济价值。此外,经济旅游等领域的发展可以由社区独立进行,这样就不需要依靠政府资金来管理。

基于以上观点,我们认为太空探索具有巨大的潜在经济价值,但由于发达国家和其他群体之间在科学和技术方面普遍存在巨大差距,发展中国家尚未感受到这种价值。因此,这种潜力需要被挖掘,这不仅是利益相关者(如政府)的责任,而且是整个社会,尤其是科学界的责任。有了这种认知,我们作为科学界的成员能够更加积极地探索这些潜力,并找到各种方法来促进人类太空科学和技术的发展。

扩展阅读资料

1.history.com Editor, 2010, “The Space Race”, https://www.history.com/topics/cold-war/space-race

2. George Pullen, Samson Williams, 2021, “What is the Space Economy?”, https://www.financialexpress.com/lifestyle/science/what-is-the-space-economy/2300994

3. Morgan Stanley Research Team, 2021, “A New Space Economy On the Edge of Liftoff”, https://www.morganstanley.com/Themes/global-space-economy

4.Tory Shepherd, 2021, “Space Race 2.0”, https://cosmosmagazine.com/space/space-race-2-0/

5. David R. Williams, Matthew Turnocl. 2011. “Human Space Exploration The Next Fifty Years” McGill Journal Of Medicine 13(2): 76.

6. Yunita Permatasari. 2018. “State and Business Groups in the Space Industry” Andalas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VII(2): 75.

7. Juan G. Roderer. 1985. “The Participation of Developing Countries in Space Research” Space Policy 1(3): 311–317.


通过 DAO,研究组织和媒体可以打破地域的限制,以社区的方式资助和生产内容。DAOrayaki将会通过DAO的形式,构建一个代表社区意志并由社区控制的功能齐全的去中心化媒体。欢迎通过文末方式提交与DAO、量子计算、星际移民、DA相关的内容,瓜分10000USDC赏金池!欢迎加入DAOrayaki社区,了解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探讨最新话题!

官方网站:https://daorayaki.org

Media:https://media.daorayaki.org

Discord server: https://discord.gg/wNUPmsGsa4

Medium: https://medium.com/@daorayaki

Email: daorayaki@dorafactory.org

Twitter: @daorayaki_

微信助手:DAOrayaki-Media

小宇宙:DAOrayaki

详情请参考:

Dora Factory支持去中心化DAO研究组织DAOrayaki

对DAOrayaki第一阶段的回顾--去中心化媒体的先驱

DAOrayaki |DAOrayaki 开启去中心化治理2.0时代

DAOrayaki |风险投资的范式转移:无限主义基金和无限游戏

DAOrayaki |DAOrayaki dGov 模型:基于Futarchy的正和游戏

更多关于DAO的文章,关注Dorafactory,查看往期文章。

Category:

DAOrayaki

DAOrayaki is a decentralized media and research organization that is autonomous by readers, researchers, and fund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