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rayaki |⽉球开采以协助拯救地球上的⽣命

DAOrayaki DAO研究奖⾦池:

资助地址: DAOrayaki.eth

投票进展:DAO Reviewer 1/0 通

过赏⾦总量:60 USD

研究种类:Space Exploration, Moon Mining,

原⽂作者:  Lewis Pinault

创作者:zhixuan@DAOrayaki.org

审核者:Yofu@DAOrayaki.org

原⽂: Mining the moon to help save life on Earth (op-ed)

将重⼯业移出地球可以帮助修复我们星球上的⼀些破坏。

刘易斯-⽪诺(Lewis Pinault)是空客⻛险投资公司的合伙⼈,他负责进⾏投资并担任全球太空技术相关的初创公司的董事。他是美国宇航局培训的陨⽯学家,也是伦敦⼤学学院/伯克⻉克⾏星科学中⼼的研究员,⽬前与⽇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的太空和宇航科学研究所合作。Pinault为Space.com的专家之声: Op-Ed & Insights 贡献了这篇⽂章。

⼈类的化⽯燃料战争——⼀场对我们⾃⼰和我们的星球发动的疯狂且⽆情的战争——从未像现在这样激烈,也从未像现在这样具有不可逆转的破坏⼒。

⽆论原因是什么,我们⽬前看到的野蛮⾏为似乎只为⼀个⿊暗的理由服务:因为蒙受着这样的痛苦,导致了乌克兰东部的第聂伯-顿涅茨克地区(拥有该国90%以上的巨型⽯油、天然⽓和煤炭储备)的让步似乎变得可以接受,就像五年前失去克⾥⽶亚和其重要的海上天然⽓储备⼀样。

这次,化⽯燃料战争在全球范围内迅速地蔓延。随着碳氢化合物的流动在某些地域受到阻碍,它在其他地域正以前所未有的数量被释放出来;⽯油价格上涨,使仍可售出的俄罗斯⽯油得以⽀付并助⻓更多的武装和破坏⾏动。化⽯燃料王国中假定的盟友被揭露是玩世不恭的⽯油崇拜者,⽽世界上那些除了不复杂的基本情绪外,永远也⽆法凝聚更多⼒量的独裁者们,也⾮常需要避免复杂变化的残酷性质,并且能为此不惜⼀切代价。

即使内政府⽓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最后⼯作组得出的结论是:消除化⽯燃料是避免不可 逆转的⽓候破坏以及所有随之⽽来的疾病、饥饿和迫使移⺠等危机的唯⼀实际和及时的途径——⽐起今天乌克兰的危机⼤得多——⼈类仍在继续向整个⽣态系统注⼊化⽯燃料。

与此同时,⽆节制的消费主义促使⼈们在更多的地⽅开采更多的⾦属,以制造更多的电话和更多的汽⻋;⼤规模的农业和林业活动——与持续性的营养供给或住宿需求⼏乎没有⼀丁点关系——侵占了对于我们的⽣物圈⾄关重要的野⽣栖息地,进⼀步推动疾病和更致命的⼤规模动物迁移;淡⽔供应受到了威胁,我们正处于⽣物圈最⼤的灭绝之⼀——这⼀ 事件可能在我们能够完全记载它之前开始消耗我们。

外太空是地球⽇益恶化的⾏星危机的解决⽅案吗?

当我们将这些看似破碎的⽂明碎⽚拼凑起来时,再加上我们已经过热的家园-地球正在恳求我们改正这些不对的⾏为,并且需要⽴即的关注时,这⼀代⼈对于探索和开发外太空的项⽬所进⾏的复杂投资理所当然的受到质疑。虽然乌克兰的⼊侵为地球轨道上的化⽯燃料战争开辟了⼀条新的战线,加密通信和卫星观测也似乎有利于国家的防御,但这些"⿊暗"技术对我们的星球和⽂明来说是危险的,因为它们是在保护它的⾓落。

有可能我们已经触发了地球不可逆转的温室效应。召唤我们进⼊世界末⽇的⼒量不只是包括了越来越危险的核能⼒——由于化⽯燃料战争,使⽤核武器的理由也越来越富有想象⼒——⽽且还包括快速繁殖的疾病、污染和饥饿的媒介,因为全球的变暖也因此展⽰了⾼速的冰川溶解,使每个沿海栖息地的海平⾯上升,创造更多螺旋式的世界末⽇灾难。如果我们忽略了动员起来应对⼩⾏星撞击、不受控制的⼈⼯智能(AI)发展、纳⽶和基因技术失控的前景、新类别的化学和⽣物武器以及我们悲惨地表现出使⽤任何武器的意愿,就只会使我们的地球危机不断升级。

这令⼈不安的现实助⻓了需要⼀个“B星球”或在太空建⽴其他⼤规模⼈类殖⺠地的概念,⽬的就是使⼈类远离这些⼈为灾难。然⽽,这些⽬标在时间尺度上是⽆法实现的,因为它们很可能超过了现在对⽣物圈的施压。正如我们刚刚了解到的,这个⽣物圈也不是很容易转移的。如果没有⼀个在各种规模上都具有丰富且多样性的⽣物圈——从⼟壤中的微型⽣物到细菌,霉菌,⼤多数的太空栖息地都可能遭受感染和疾病的危机,并有可能被完全吞噬掉。因此,投资于太空开发,以便我们能够逃离这个星球的厄运,不仅仅是道德上的问题——它根本不可能成功,因为没有时间了。

太空旅游作为⼀种投资途径也似乎是充满悲剧性的。从地球上分布不均的资源中拿出相当⼤的⼀部分,去观光我们所创造的灾难杰作,也许我们有机会改善某⼈的观点——或者让他们的思想朝着地球正义的新⽅向前进——在最好的情况下似乎是傲慢的,在最坏的情况下可能已经为任何类型的太空发展创造了新的敌⼈,我认为,这正是我们最需要的时候。

归根结底,为了地球,我们现在需要开始挖掘太空的资源,应该要有有紧迫感,并优先关注⽉球给我们带来的礼物。这不是为了 "可持续性的⽉球经济",并且使⽉球更适合宇航员或太空游客居住,⽽是为了从⽉球上获取资源,使地球变得更加适合居住。

⽉球作为天然、丰富的矿物和清洁能源的来源——对地球⽽⾔——也是将有毒制造业从我们的⽣物圈转移的第⼀个平台

许多由创业公司开创的新的技术和⽅法,让⼏⼗年前的猜想变得可⾏了——不是通过把太阳能发电站堆到地球轨道上,不是通过开采⼩⾏星,不是通过剥离⽉球来推动核聚变——⽽是通过使⽤新的机器⼈技术、⼈⼯智能、⾃动化系统、3D打印技术和材料技术来快速创建和运⾏基础设施,将丰富的清洁能源和矿产资源从⽉球带到地球;有了这些能⼒,我们可以开始在地球-⽉球系统的其他地⽅开始建⽴⽣物圈模拟的制造业。

⽉球是⼀种复杂的岩⽯,但仍然是⼀种岩⽯,富含硅酸盐。⽆论是将⾃主建造的太阳能电池阵列,从⽉球的低重⼒井带到地球轨道上,还是将太阳能直接从⽉球近侧射向地球,我们都有办法从⽉球提供清洁能源,⽽不需要为仍在发展中的核聚变技术,复杂地⼤规模式地开采氦同位素。

重点是,⽉球确实是我们地质上的孪⽣兄弟。在太阳系最早的时代,⼀个相当⼤的⾏星撞上了仍在孕育中的地球,将其物质永远地混⼊了地球⾃⾝的构成中,孕育了由此产⽣的类似混合的轨道碎⽚,这些碎⽚便聚集在⼀起,成为了我们的⽉球。因此,我们的⽉球拥有与地球相似的⾦属丰度,这些⾦属可以为氢燃料电池提供催化剂,同时也拥有在地球表⾯甚⾄现在的海洋中,催⽣严重破坏性的采矿作业的⾦属。如果我们觉得必须拥有⽤于汽⻋的氢燃料电池——它们是地球上清洁交通的唯⼀明确途径——以及如果我们需要稀有⾦属智能芯⽚来为我们的汽⻋、电话和导航系统提供动⼒,那么我们应该使⽤⾃动化系统从⽉球上开采它们,在那⾥它们的开采对地球的伤害将更加可以忽略不计。

基于地球⽣物系统危机的紧迫性,在⼩⾏星采集变得可⾏之前,⽉球为可部署的基础设施和开采提供了机会。随着⾃动化太阳能电池板和采矿作业的进⾏,我们可以在⽉球和近⽉太空开始加速建⽴那些对地球有毒的制造设施。

这⾥有⼀个我们必须去接受的⻛险,那就是把我们在⽉球上破坏地球的不道德⾏为加倍地进⾏。我们向它发射⽕箭发动机并在它表⾯进⾏采矿会不会破坏⽉球本⾝的⼀缕⼤⽓层?

⼏乎可以肯定的是,那个⼤⽓层包含了太阳系最早的历史和起源的重要痕迹。⾃我们⼈类的起源以来,⽉球是神和仪式的家园和图腾,我们是否会明显地改变⾃古以来⼈类⼀直⾯对的⽉球近旁的表⾯,甚⾄改变⽉球的反照率?这⾮常有可能。⽉球背⾯作为⼀个⽤于宇宙深射电天⽂探测的天然隔离平台,我们的⽉球作业是否需要通信技术来破坏⽉球背⾯的原始宁静?极有可能。

在我⾃⼰的研究过程中,我寻找那些可能是早已消失的外星⽂明的废物或预设材料的痕迹的尘埃颗粒,它们被恒星⻛带过漫⻓的岁⽉,最终定居在⽉球上——失去优先发现它们的机会是多么的悲剧——但我很乐意接受采矿作业的提取,如果这是我们星球⽣存的途径。事实是,⽉球不是我们可能负责任地承认的任何⽣命体的家园——与⽕星有实质性的区别——⽽我们增加未来⽣命的机会显然是在地球-⽉球系统,⽽不只是在⽉球上。

实现⽉球作为地球的⼀个关键能源和资源基地的第⼀步是对⽉球表⾯进⾏⾼分辨率的勘 测。这实际上是通过相互联系的漫游⻋、机器⼈和轨道平台实现的,包括使⽤最先进的量⼦传感器。这将需要成千上万的宇航员来完成这些任务,这是我们⽬前⽆法承受的奢侈。由宇航员组成的⼩型团队与⾼度⾃动化的系统合作,可以为地球完成这份⼯作。这表明了我们优先考虑的不是⽔源,⽽是主要航天机构⽬前特别关注困在⽉球两极的冰。这种冰对于⽣活在两极的宇航员和为未来的太阳系探索提供燃料是很重要的,但不容易提取,并且不该成为地球的优先考虑事项。⽉球表⾯的太阳植⼊挥发物或许能够满⾜⽉球能源和资源运作对⽔的近期需求。

相反的,我建议我们必须着重于可以从⽉球运到地球的元素。来⾃⽉球的冰⽔可能会填满未来万亿富翁的威⼠忌酒杯,但我们都需要的是⽉球促成的丰富的太阳能、稀⼟元素、铂族和贵⾦属,它们可以满⾜我们的需求——⽆论多么⾃私和⽬光短浅——以拯救我们的星球,确保我们⽂明的未来,并有机会将有毒的制造业转移到地球之外。

重要的是,⼩⾏星探测和偏转系统的发展是国际合作的重要机会——是通过国家太空机构之间的合作,以及通过⼩型和⼤型企业的合作,确保所需的创新能够及时为我们的⽣物圈提供⼀个可居住的未来,为⼈类⽂明带来希望。加快这些努⼒将需要艰苦的创造性思维——找到探索和开发⽉球资源的公平⼿段或许是最好的,例如,由⼀个国际太空局来推动基于⽬前的联合国和悄然成功的国际海底管理局的运作。或者是,正如最近与 "⺠主⽆国界 "项⽬⼀起提出,⼀个⺠主问责的联合国太空机构。对于⼀个陷⼊⾸次公开化⽯燃料战争的世界来说,这似乎是⼀个⾼不可攀的要求——但另⼀种情况是,这可能是我们的最后⼀场星球战争,因为我们再也没有能⼒去打另⼀场了。

我们在银河系,甚⾄宇宙中是孤独的吗?不可能的,也不是的。对于我的同事们的科学纪律和严谨态度,我很⾼兴能跳出这个圈⼦。随着宏伟的詹姆斯-⻙伯太空望远镜的成功部署,我们越来越有可能在我们周围发现新⽣命,如果没有任何发现,那我们应该严格质疑我们的存在,因为我们很可能是模拟⼈。有知觉和普遍性是我通过星际尘埃研究探索的问题。我假设的是,任何类似于我们所开发的辉煌的探索本能都不应该是不常⻅的——如果在探索型探测器、⾃⾝的访问和被遗弃在我们⾃⼰附近的废物元素中都没有发现的话,就应该提出⼀个最重要的问题:到底发⽣了什么呢?我们是孤独的因为这是⼀个没有⼈可以通过的⼤过滤?将⽕箭发射到轨道上所导致的固有侵略性,以及它们摧毁底下所有东⻄的内在⼒量,是否会使⼀个⽂明⾛向不沟通的结局?

证据可以在我们脚下的灰尘中找到。但关键的挑战是,我们是否准备好采取⾏动了呢?我们不需要外太空成为我们最后的疆域——但我们确实需要它成为化⽯燃料战争的最后阵 地。我们可以通过从⽉球提供丰富的资源和清洁能源到地球,并将有毒⼯业从我们独特⽽珍贵的⽣物圈中移开,以这样的选择来结束战争。


通过 DAO,研究组织和媒体可以打破地域的限制,以社区的方式资助和生产内容。DAOrayaki将会通过DAO的形式,构建一个代表社区意志并由社区控制的功能齐全的去中心化媒体。欢迎通过文末方式提交与DAO、量子计算、星际移民、DA相关的内容,瓜分10000USDC赏金池!欢迎加入DAOrayaki社区,了解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探讨最新话题!

官方网站:https://daorayaki.org

Media:https://media.daorayaki.org

Discord server: https://discord.gg/wNUPmsGsa4

Medium: https://medium.com/@daorayaki

Email: daorayaki@dorafactory.org

Twitter: @daorayaki_

微信助手:DAOrayaki-Media

小宇宙:DAOrayaki

详情请参考:

Dora Factory支持去中心化DAO研究组织DAOrayaki

对DAOrayaki第一阶段的回顾--去中心化媒体的先驱

DAOrayaki |DAOrayaki 开启去中心化治理2.0时代

DAOrayaki |风险投资的范式转移:无限主义基金和无限游戏

DAOrayaki |DAOrayaki dGov 模型:基于Futarchy的正和游戏

更多关于DAO的文章,关注Dorafactory,查看往期文章。

Category:

DAOrayaki

DAOrayaki is a decentralized media and research organization that is autonomous by readers, researchers, and funders.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