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rayaki DAO研究奖金池:

资助地址: 0xCd7da526f5C943126fa9E6f63b7774fA89E88d71

投票进展:DAO Committee 4/7 通过

赏金总量:75USDC

研究种类:DAO, Retroactive Public Goods Funding, Results Oracle

贡献者:Shawn @DAOrayaki

本文是由DAOrayaki 贡献者Shawn 对“可追溯公共物品融资”行业进展,进行的持续追踪研究。

自从Vitalik Buterin在2021.7.20提出“可追溯公共物品融资”概念[1],一个月过去了,以下从“可追溯公共物品融资”机制、DAO(“结果预言机”)捐助范围、 DAO(“结果预言机”)工作机制,这三个方面来分析业界进展。

1.    “可追溯公共物品融资”机制

1>机制的一个简单描述[2]

  • 开源项目A准备开发某个原型,没有商业计划,看不到直接商业价值。(传统的投资人避而远之)
  • 项目创始人Jack发行了token,人们买了token从而提供项目开发资金。
  • 项目A成功了,虽然没有任何商业价值,但是DAO(“结果预言机”)认为A对生态带来革新,买入项目A的token。从而为创始人Jack和其他token持有者提供了”退出”变现的途径。

2>2021.7.21,Vitalik Buterin在EthCC的演讲[5]中提到,以太坊在DEFI之外的其他方面发展太慢了。如何去加速呢?可以创建一个”预测市场”,在这里,人们只要觉得一个项目未来会获得”可追溯拨款”(Retroactive Grant),人们就会预先去资助它。”可追溯拨款”(Retroactive Grant)相当于一种退出机制。

3>2021.7.20,Karl Floersch在EthCC的演讲[2][6]中提到,在基于市场机制的革新中,代币经济如同火箭般蹿升,但是没有市场机制刺激的部分重要开发缺进展很慢。尽管以太坊基金会和Gitcoin等做出了很大努力,仍然没有解决问题,所以我们需要采用”可追溯公共物品融资”。

4>对于Web 3.0企业家,“可追溯公共物品融资”可以看成一种类似IPO的退出机制,激励他们去生产公共物品(public goods)。[3]

2.    DAO(“结果预言机”)捐助范围

Optimism团队承诺将从测序中获得的所有利润(在去中心化测序器之前)给予公共物品资助实验,包括第一个公共物品退出(the first public goods exit)[1]。所以在Twitter上,围绕Optimism成为DAO(“结果预言机”)的资金来源,展开了争论。

Paradigm Capital的Hasu在twitter提出质疑,如果Optimism把利润捐献给所有公共物品(public goods),Optimism将在竞争中输给对手(Layer 2 with a sequencer),因为那些竞争对手把利润返还给用户。

同时,在回复Synthetix创始人Kain Warwick的不同意见时,Hasu进一步认为,如果Optimism不是把利润返回给所有公共物品(public goods), 而仅仅把利润返回给自己生态内部的公共物品(public goods),“可追溯公共物品融资”的逻辑就成立了,而且能够实现良性循环。

这里就提出了一个问题[3]:DAO(“结果预言机”)的捐助范围是什么?是否每个DAO都把利润捐赠给自己生态内的公共物品(public goods),以促进自己生态发展,并形成良性循环。

在讨论中,Optimism的联合创始人兼CEO,Jinglan Wang坚持Optimism承诺捐出所有利润,资助public goods infrastructure。

3.    DAO(“结果预言机”)工作机制

这部分仍然有大量细节不明确,也会在后续重点关注。

1>目前的大多数讨论,仍然是引用Vitalik Buterin提出[1]的以下两点。

  • 创建一个”预测市场”,由“结果预言机”提供资金。
  • 设置价格阶梯,“结果预言机”分多次为项目注资。

2>对机制的实现提出了挑战[2][4]。

  • DAO(“结果预言机”)的治理机制非常困难,容易被攻击;
  • 专家们是否有能力识别哪些是处于早期阶段的软件革新,从而注资;
  • 如何对公共物品(public goods)合理估值;
  • 结果导向型的注资可能导致激励倒错,例如项目创始人可能为了得到“可追溯公共物品融资”,故意选择一些容易评估结果的开发方向。那些困难的课题反而没人愿意去做;

4.    引用

[1] Vitalik Buterin, Ethereum Optimism. "Retroactive Public Goods Funding". medium.com. 20 July 2021.

[2] Ellie Rennie. ”How to improve Karl and Vitalik’s really good idea”. medium.com. 4 August 2021.

[3] Owen Fernau. “Optimism and Buterin Tap Profit-Motive to Accelerate Public Goods for DeFi, Sparking Debate”. thedefiant.io. 23 July 2021.

[4] Vitalik Buterin.  "Moving beyond coin voting governance". vitalik.ca. 16 August 2021.

[5] YouTube. (21 July 2021). Vitalik Buterin : Things that matter outside of defi[Video fil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Lsb7clrXMQ&t=2354s

[6] YouTube. (20 July 2021). Karl Floersch : Degens for the Public Good[Video fil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CHYe2H3gKk


欢迎提交你的DAO研究到邮箱:daorayaki@dorafactory.org,瓜分10000USDC赏金池!欢迎访问DAOrayaki官网(daorayaki.org)

详情请参考:

Dora Factory支持去中心化DAO研究组织DAOrayaki

历史文章:

DAOrayaki|Vitalik Buterin:超越代币投票的治理

通证工程共享(Token Engineering Commons):分析权益持有者、通证和治理过程

DAOrayaki|关于改善配对协调补贴的一个方法探讨

DAOrayaki|针对高度不可能事件押注的预测市场设计

DAOrayaki|DAO 国库多元化的范围代币

DAOrayaki|二次方投票:机制设计如何使民主激进化

DAOrayaki|元数据、数据堆栈、数据目录3.0

DAOrayaki|二次方投票和区块链治理

DAOrayaki|可追溯公共物品融资

DAOrayaki|二次方投票与公共物品

二次方资助V2协议: 抗女巫攻击、公平和规模化的链上二次方投票

DAOrayaki|全面综述:女巫攻击和防御方法

DAOrayaki |代币经济学导论

DAOrayaki|价格与预言机

DAOrayaki|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行业发展月报(2021.6)

DAOrayaki|DAO 通过财政多元化为下一个加密冬天做准备

加密技术的全面论述—开放金融系统

D2D:面向去中心化的谈判协议

DAOrayaki解读|价格敞口和投票权

Muse Museum率先加入DAOrayaki Funders MolochDAO并开展联合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