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rayaki |如果太空是新的疆域,谁来负责?

显而易见,太空是巨大的;太大了,至少在目前,无法通过地球上的任何战争手段所控制。

DAOrayaki |如果太空是新的疆域,谁来负责?

显而易见,太空是巨大的;太大了,至少在目前,无法通过地球上的任何战争手段所控制。

DAOrayaki DAO研究奖金池:

资助地址:  DAOrayaki.eth

投票进展:DAO Reviewer  1/0 通 过

赏金总量:40 USD

研究种类:Space Exploration, Ownership, Agreement

原文作者:   Not Rocket Science

创作者:Heyyawn@DAOrayaki.org

审核者:Sleepygirl@DAOrayaki.org

原文:  If space is the new frontier, who’s in charge?

如果太空是新的疆域,谁来负责?

来源:NASA

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星系里,太空战争似乎是家常便饭;在科幻小说中,太空旅行就像开车一样普遍,政治争端可以用宇宙飞船和激光枪来解决。而在现实中,太阳系中的人类却几乎无法离开自己的星球。但是随着新太空时代(一个使用更廉价、可重复使用的火箭并在几十年后将人类送上火星的计划)的到来,以及它带来的新技术,地球上的争端似乎不可避免地最终会蔓延到太空。尽管它可能会被当作科幻小说想象的虚构一笑置之,但在太空中发生战争和争夺的可能性却是真实存在的。那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这个主题提出了提出了一个问题,即谁真正“拥有”或控制太空。显而易见,太空是巨大的;太大了,至少在目前,无法通过地球上的任何战争手段所控制。为了确定如何实现这一目标,各国必须共同努力;我知道这很困难。当苏联在 1957 年发射人造卫星,太空竞赛正式开始时,联合国意识到事情可能变得很糟糕,并在此后不久成立了和平利用外层空间委员会(COPOUS)。截至 2021 年,该委员会的成员由 99 个国家以及一些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组成。委员会的执行机构是联合国外层空间事务办公室(UNOOSA)。这些官僚机构共同监督着国际航天事业,确保每方都遵守规则。这些规则包括五项旨在避免将空间变成冲突区的条约。

其中最主要的是 1967 年签订的《外层空间条约》。它相当啰嗦,但基本上强调了太空为人类提供的“共同利益”,以及我们应该如何去保护太空。它指出,太空可以自由探索和利用,以和平的方式为“所有国家的利益”服务,而不能被任何国家争夺。例如,没有人可以拥有月球。它呼吁航天国家无论经济地位如何,都应平等地进入太空。它还禁止在太空中使用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并指出(地面)国际法也适用于太空。最重要的是,它强调了合作和“互助”的重要性,以及行动的透明度。

其他条约强调了具体问题:

● 1968 年的《营救协定》要求成员国在宇航员遇到危险时给予帮助,这有点像海事法要求附近的船只在紧急情况下协助人员或船只。这包括在可能的情况下派出搜救队,并确保他们在某个国家领土上紧急降落时的安全。

● 1972 年的《责任公约》规定了谁对太空中出现的问题负责;也就是说,发射国应对其送入太空的物品对设备或人类生命造成的损害负责,并且必须对这些损失进行赔偿。

● 1975 年的《登记公约》要求各国向联合国登记其发射或试图发射到太空的一切物品。国家需要提供航天器每个部分的详细信息;这对控制和监测空间碎片至关重要。

● 1979年的《月球协定》在很大程度上扩展了《外层空间条约》对月球的规定,指出国际法适用于月球表面和轨道,并且只能用于和平目的,因此禁止任何形式的军事基地。它再次强调了国际合作,由此产生的任务应该造福于全人类,而不仅仅是为了国家。

显然,在《星球大战》之前,人们对太空中的战争和核武器的担忧就已经存在了。由于苏联和美国之间的分歧,这个问题甚至在委员会内部引发了一些外交上的骚动。从这个角度看,太空中的政治与地球上的政治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我们在地球上有更多的能力和资源以采取行动。尽管如此,他们都认为核武器是糟糕的——尽管一些国家为了以防万一而保留核武器。但是,我们已经看到了这种情况的发生,而且仍然有可能再发生。核威慑带来的不信任会破坏合作。考虑到这一点,联合国如此简单地陈表述似乎很天真。但是,除了让每个人都拉钩承诺不从太空用核武器攻击对方之外,他们真的还有什么可以做的吗?

由于太空法很大程度上是为新环境而调整的地球联合国国际法,因此应采用相同的基本执行机制。但国际法常常发生变更;显然,太空法由联合国建立和执行,而联合国本身只由多个国家组成,其自我评价过程可能会带来一些有趣的发展;当某项法律被太多国家忽视了太多次时,它可能会被修改(比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基本上每个人都忽视了不受阻碍的潜艇战实际上是非法的,但没有人因此而被起诉,法律变得徒劳)。

但当各国都表达其关心时,有些事情是可以做到的。联合国安理会是该组织的冲突解决小组;它有权对行为不端的国家进行制裁,其形式可以是采取贸易禁运、断绝外交关系,甚至是军事行动。前两者可能不那么直接,但可以真正打击国家的痛点;然而,这种负担也可能落在其平民身上,这取决于国家领导人的独裁程度。国家之间的争执可以由国家自己以类似的方式处理。联合国有自己的维和部队,由其成员国提供,尽管他们的参与会产生利好,但这也可能会极大地升级特定的冲突。

虽然该系统在理论上是合理的,但在实践中,它可能在太空法方面产生一些问题。安理会的组成就是一个例子。安理会由十五个成员国组成,其中五个是常任理事国,这意味着他们拥有一票否决权。在这五个成员国中,有三个国家是太空领域的主要参与者:美国、俄罗斯和中国(另外两个,英国和法国,是欧洲航天局的一部分)。在剩下的成员国中,除了印度之外,其他成员国都不是太空领域的重要参与者。这意味着,与联合国的目标——让太空成为全世界探索和发现的源泉——相反,联合国法律的执行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那些已经是该领域超级大国的国家。这种情况的影响是多方面的,虽然常任理事国可以使用否决权部分地相互制约,但这种情况仍然使太空有机会由最强大的国家所控制,形成寡头垄断。如果发生某种事件,它有可能在几乎没有调解外交或行动的情况下升级。

已经有一些涉及这些国家违反太空规则的可疑事例。例如,在 2021 年 5 月,中国航天局失去了对长征 5B 火箭的控制,该火箭在一个有点不可预测的轨道上围绕地球旋转,没有人真正知道它会撞到哪里。虽然它在大气层中部分烧毁,但重返大气层后幸存的其中一块最大碎片最终坠入印度洋。这可能是一个意外,但在 2021 年11月,俄罗斯在一次导弹试验中炸毁了它自己的一颗在轨卫星,导致了一团太空碎片云(这已经是联合国想要解决的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不得不躲在他们的太空舱里,直到眼前的危险结束。中国也一直在测试一个轨道高超音速导弹;其可操纵性和难以追踪性让美国感到惊讶。也许是因为国际法规定允许自卫,而什么算作自卫是一个灰色地带。或者说,从这些事件中获得的知识可以用于未来的科学探索。虽然在太空中不受控制或未经批准的飞行器带来了真实威胁,但有关国家除了发布谴责声明,并没有更进一步。

那么,有没有人打算对此做些什么?也许我们已经习惯了核战争的威胁,但如果太空中的导弹不足以促使人们感到震惊而采取行动,那么无法监测周围环境、无法收看电视节目等危害则会影响到人们的生活。在不久的将来,太空战的前沿将是通过卫星作为代理。虽然看起来没有《星球大战》那么厉害,但是我们连把人送上太空都做不到,更不用说让他们在太空里互相厮杀了。然而,轨道上有超过 4500 颗活跃的卫星;它们帮助我们监测一切,从天气模式和自然灾害(如野火、风暴和海啸),到全球变暖,再到战区使用的情报(乌克兰战争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卫星)。这里还没有提到每个人每天使用的东西,如电视、国际电话、导航系统,甚至某些形式的互联网。可以说,失去卫星将对我们生活的大部分方面都造成严重破坏;例如,交通和农业将因无法观测天气而受到影响。因此,卫星是一个有利可图的目标,破坏它将对一个国家的生活方式造成严重破坏。

虽然摧毁导弹成为了一个万全之策,但对其他卫星使用武力无疑会使事态升级,这成为了一个国家发现 COPOUS 背后是否有隐情的快速方法。除此之外,它还会产生碎片,可能损害该国自己的卫星。所以现实中,太空战将是一场缓慢的、由黑客驱动的网络战争,其后果仍由地球人口而非太空人口所承担。这种情况是几十年前起草的 COPOUS 规则所不可能预见到的。因此,除了遵循国际法和保持和平之外,没有真正的立法机构来决定什么是允许的,所有这些都可以根据国家和其外交手段的不同而得到不同的解释。

但上述情况并不是太空法滞后所带来的唯一担忧。近几十年来,私营公司激增,其中 SpaceX 公司的主要目标包括移民火星。尽管 COPOUS 简短地说明了政府需要授权私营公司进入太空,但私营公司追求这些目标的程度仍是无法预料。此外,它还留下了一个灰色地带,即对一个天体主权的确切定义是不允许的,而和平存在则是允许的。公司的参与和他们对太空的商业利用带来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包括公司间可能存在的冲突:使用任何反乌托邦的权利。这些也可能反过来影响政府的利益,当我们意识到这一点,我们不仅要面对另一场世界大战,而且还有一场太空战争。

太空探索可能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事情;随着目前技术和兴趣的蓬勃发展,我们可以走得更远。但这确实是一个新的领域;如果我们想把自己看作是一个航天物种,我们最好想一想我们想要的样子,不要在离开轨道之前就屈服于自己的杀戮本能。然而,至少目前看来,我们不可避免地要受政治观念影响。

该文于 2022 年 9 月 11 日首发于 https://notrocketscience.substack.com


通过 DAO,研究组织和媒体可以打破地域的限制,以社区的方式资助和生产内容。DAOrayaki将会通过DAO的形式,构建一个代表社区意志并由社区控制的功能齐全的去中心化媒体。欢迎通过文末方式提交与DAO、量子计算、星际移民、DA相关的内容,瓜分10000USDC赏金池!欢迎加入DAOrayaki社区,了解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探讨最新话题!

官方网站:https://daorayaki.org

Media:https://media.daorayaki.org

Discord server: https://discord.gg/wNUPmsGsa4

Medium: https://medium.com/@daorayaki

Email: daorayaki@dorafactory.org

Twitter: @daorayaki_

微信助手:DAOrayaki-Media

小宇宙:DAOrayaki

详情请参考:

Dora Factory支持去中心化DAO研究组织DAOrayaki

对DAOrayaki第一阶段的回顾--去中心化媒体的先驱

DAOrayaki |DAOrayaki 开启去中心化治理2.0时代

DAOrayaki |风险投资的范式转移:无限主义基金和无限游戏

DAOrayaki |DAOrayaki dGov 模型:基于Futarchy的正和游戏

更多关于DAO的文章,关注Dorafactory,查看往期文章。

Category:

DAOrayaki

DAOrayaki is a decentralized media and research organization that is autonomous by readers, researchers, and funders.